使用劣質混凝土,路面凹凸不平。
路面要全部敲碎重鋪。賈曉寧 攝
  近日,南京站地下車庫翻新工程負責人時經理撥打揚子晚報熱線96096,自稱輕信朋友介紹,使用了一家混凝土攪拌站的混凝土,對方的產品質量太差,用手就可以掰碎,導致工程在驗收時無法交付。時經理表示,自己找到混凝土銷售方商議解決工程上的問題以及賠償事宜,結果對方打了28000元後就人間蒸發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揚子晚報記者  賈曉寧
  混凝土塊用手就能捏碎
  揚子晚報記者趕到南京站地下車庫出庫口,發現一段段路面正在用電鑽翻起。時經理拿起一塊混凝土遞給記者,“你掰,看看是不是比豆腐渣還豆腐渣!”記者接過混凝土塊稍加用力,一大塊混凝土塊便碎了。
  時經理說,今年5月8日,他通過朋友介紹從一位混凝土攪拌站負責人趙經理那裡買了約120立方的混凝土,用來鋪設地下車庫出庫口路面,價格為300元/立方。
  路面鋪設完成後,時經理養護了近1個月,然後進行試運行。沒想到剛一運行,路面就出現了嚴重的“拉毛”現象。所謂“拉毛”,就是混凝土路面出現嚴重凹凸不平,記者在現場也看到,尚未被掀翻重修的路面,石子已經裸露在外,地面凹凸不平。
  6月初,火車站對時經理的路面進行驗收,然後要求時經理全部返工。“事情發生後,我找內行問過,混凝土像面塊一樣,就是強度不夠,生產時偷工減料,這明顯是混凝土攪拌站的責任。”
  賣家賠了2.8萬元後失蹤
  時經理負責的工程本來可以提前完工,結果由於返工,車庫翻新工程肯定要延期。
  時經理找到賣混凝土的趙經理,趙經理表示願意付2.8萬元,然後時經理在原來路面上再澆築5釐米厚的混凝土,路面就能通過驗收。時經理覺得這個辦法可行,就同意了。
  然而,時經理在重新翻修的過程中,發現車庫路面已經出現塌陷,加鋪5釐米厚混凝土的方案行不通,必須全部敲碎重鋪。這樣一來,費用要增加到4萬元左右。
  時經理再次找趙經理,卻發現對方的電話已經打不通了,只能求助媒體討個公道。“豆腐渣工程我不敢做,現在我必須找出這個賣劣質混凝土的,讓他們對此事負責,並賠償我的損失。”時經理告訴記者。
  “黑攪拌站”冒充名企
  時經理給揚子晚報記者提供了銷貨單據和攪拌站的地址,單據上註明:銷貨單位是南京建工攪拌站,上面還有送貨車號和混凝土的強度等。
  隨後,揚子晚報記者找到南京建工集團,南京建工集團的負責人調查後明確表示,這個攪拌站的混凝土跟建工集團沒有關係,這個趙經理冒用了建工集團的銷貨單。而且公司根據單據上的時間,對下屬所有混凝土攪拌車進行GPS定位調查,建工集團的攪拌車當天沒有到過火車站。“貨單上的送貨攪拌車屬於私人所有,與建工集團沒有關係。”
  揚子晚報記者又來到住建管理部門,住建部門負責混凝土管理的科室負責人表示,送貨的攪拌站根本沒有在住建部門登記備案,肯定不具備生產混凝土的資質,是個名副其實的“黑攪拌站”。不過,由於管理能力有限,住建部門對於這種黑攪拌站目前很難查處和取締。
  廠區被停水禁止生產
  昨天,揚子晚報記者找到了這家位於南京棲霞區龍潭街道的黑攪拌站。攪拌站大門緊閉,只有兩輛汽車停在廠區里。對面一家企業的門衛透露,這家攪拌站已經停工很久,白天基本不生產,也沒有員工。
  揚子晚報記者又找到龍潭街道的相關負責人,負責人表示,這家攪拌站此前名為雙寧外加劑廠,是一家混凝土粘合劑生產廠家,負責人就是趙經理。青奧會之前,這類高耗能、高污染、低效益的企業已經被當地開發區責令關停,企業也賣給了當地做建材的薛老闆,改作攪拌混凝土。不過,目前企業尚未在開發區註冊成功,應該屬於停產狀態。
  街道相關負責人致電薛老闆,但是薛老闆表示劣質混凝土不是自己廠生產的。面對“到街道說明情況”的要求,薛老闆推說此事與自己無關,是趙經理與別人的糾紛,不肯現身說明情況。
  對此,龍潭街道吳副書記表示,現在這家企業沒有混凝土生產資質,肯定不能讓其繼續生產。隨後,吳副書記帶領街道城管的相關人員,趕到該廠所在地,並找來水務部門負責人,對廠區進行了停水處理。吳書記表示,接下來會讓城管部門24小時盯住該企業,絕對不允許企業再私自生產,之後調查核實清楚該企業的性質和存在的問題,會將該企業取締出開發區。
(原標題:火車站車庫翻新用了劣質水泥)
創作者介紹

高腰

df12dfki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